这句话我是那么的喜欢,但没想到这么快也适用于我了。周五和篮球派在室内打了一场,由于停了一个月了,身体状态一般般,跳起做动作感觉不那么轻松,我很想恢复到一月前在浙大西溪室外场地的状态,于是周六再次出战浙大紫金港校区,谁知这次又是突破后落地踩到了补防同学的脚,这次是我从没有过的痛,我在那一瞬间,万念俱灰,我知道这次我惨大了:我足足2分钟无法睁开眼睛,全身都没有任何感觉,只能感到我抱着的脚踝的剧痛。2分钟后同事们帮我扶起来坐下了,剧痛让我汗如雨下,更折磨人的是我精神上几近崩溃了,我担心我的篮球生命真的就此废了,我最近连续两次因为这处老伤报废了…

即使我对脚踝的伤很有心得了…但这次确实过于严重,今天终于下决心去看了医生,医生非常强看了看捏了捏就知道咋回事了,拍了片子后验证了他的说法,且他很能肯定我少年时受过严重的一次伤,说骨头都变形了(在烟台三中时我在体育馆左脚踝脱臼),这次的定性是“撕脱性骨折”,要给我打石膏三个星期,我还是拒绝了,我答应他我会尽量不走路,三个星期不能走路是让我不能忍的,而且我非常反感我需要时刻被照顾的感觉,即使是女友、父母。

感谢初明、邹亮,帅哥、番薯帮我紧急处理,运送140斤的我横穿浙大紫金港校区,尤其感谢僧同学一路送我回家,还为我跑路去买云南白药,感谢远在创业大厦的数位同志的热心关怀和安慰,感谢Isabel同学超水准超耐心的理疗陪护,这次偶活过来后一定珍惜脚踝。

以下是涉及到具体受伤部位的图片,有反感者止步…

玻璃脚踝
据医生说已经畸形的骨头…

肿着的脚踝
超级胖的左脚

紫了的脚踝
肿到发紫的左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