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09

CCTV《我们》- 王利芬

王利芬:
从创办《我们》栏目开始我就在想,我们是谁,在我的脑子里,我们就是这样一些形象。

因为我们步伐的加快,
因为我们变化的提速,
因为全球的不确定,
我们坚持却找不到内心的依据,
我们放弃却发现新的开始太艰难,
我们寄居在别人的领地却不情愿,
我们坚守在自己的船上却难以靠岸,
我们徘徊却丧失了应有的机遇,
我们奋斗却看不清前方的急流险滩,
我们焦虑却不知其所以然,
我们淡漠却无法面对内心的呼唤,
但是,我们仍然要在社会快速跳动的脉搏中找到稳压器,
我们依旧要在世界的不确定性中紧握方向盘。
我们栏目希望带给您这样一个地方,
寻找快速变化中的精神家园,
理清转型时期的主流价值观。
您记住了两个词,
就懂得了《我们》,
精神家园,
主流价值观。

写在年满二十七周岁之前。

我今天试图回忆下我的每个生日是怎么过的,但无果。但还好blog会替我记下来,这也是我今天写这篇日志的原因之一。

2006年,应该是我和我的女人在大连的K901路公交车上度过,我还记录下了我25周岁前的两次痛哭
2007年,我和大连的同事们一起度过,我保存了他们为我写的生日贺卡,在几天之后我从公司离职;
2008年,我和我的女人在我的自行车上度过,我记下了我们那天吃的晚餐以及她哼唱的一首歌

2009年,如果要写这一岁,我的思绪还真是乱了起来。

这一岁,我离开杭州,离开最让我留恋的一个公司,一个部门,一伙兄弟,我真心喜欢的人们;
这一岁,我和相恋五年的Isabel结婚;
这一岁,因为脚伤我不得不放下了我认为我视为生命的篮球,开始游泳(这让某个兄弟对我很多怨念);
这一岁,我和很多老友分别,却也有相遇、重逢、欣喜;
这一岁,我…继续漂泊

最近的几周里,我刻意的再找一些感觉,也许我是想改变自己挑战什么?

刚学会游泳的我一个人鼓起勇气游过深水区;
从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的我在motel的柜台前为一个金发帅哥充当了翻译;
我给正在远方度假的女友每天邮寄一张我精心写好画好的明信片(虽然依然很糙);
我开始换一个方式写每天的Todolist,我重新审视那些眷顾过我但我却不够努力去抓住的机遇;
我和已经有所成就和地位的老同学聊起未来,我并不尝试嫉妒,而是去理解每个人的成功和迷茫…

其实我很想为生命中几个最看重的朋友写下一些话,但又觉得没有必要现在就开始这么絮絮叨叨的怀念,嗯,Not the time yet!

years

这个夏天,爱上游泳。

我在烟台长大,几乎每年都去黄海娱乐城泡海澡,但都是玩水,没有尝试学习游泳;
我在大连生活,几乎每年都去付家庄或石槽或者棒棰岛泡海澡,但都是跟亲戚朋友去晒太阳吃烧烤,也没有尝试学习游泳;

在大连普兰店泡温泉和在火龙浴的室内海水游泳馆玩时,我两次尝试过学会游泳,未果,教我的大哥很失落…
最近和Isabel花了1000大银办了张游泳卡。第一次去时跟着旁边给8岁以下儿童上课的老师偷学动作,第二次是跟一个同事去学,但这个哥们游泳是野路子,我只能回忆上一节课偷学的动作练习…但是这次很开窍,游得蛮自然的。在最近四天里,我三天晚上都泡在这个泳池,这个泳池收费比别的地方贵,所以晚上的时候人少的很,晚上九点半只有我和保安还在的时候,我有这是我私家泳池的错觉…

今天比较认真的开始测试自己的蛙泳,每次30米,要求每次换气都自然无误…游了几个回合自己非常满意,比以前快了,而且动作自然多了。如果说会游和不会游之间的临界点(我是一直希望别人描述给我听让我可以速速学会的),是在第一个晚上时人很少,我尝试只是去自由的漂在水里,而不是为了找到节奏刻意做动作,那几分钟很关键。还有一个是当游的不太稳定时,看那些游的非常专业的人的动作分解,很容易发现问题。

如Isabel所说,我对运动、对陌生事物,有时候会盲目自信,认为自己肯定没问题。这可能也是我这种激进的乐观主义者的通病,也可能是狮子座的通病(zzz~8月份的前奏,也是狮子座)…不过我依然对每项运动在学习之前信心十足,就像我第一次滑雪就从没摔过一次的征服了中级滑道…当然,还有一点原因,如每次正式篮球比赛时,我跳投命中率都会较高,那是因为我当初每个大中午在篮球场上独自进行的投篮练习。在游泳方面我应该属于后者,会靠练习,越来越好。

我喜欢在水里睁开眼睛看那些气泡,喜欢身体被包容和浸染,喜欢每次入水每次触壁…这个夏天,爱上了游泳。

phelp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