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0

To be a good papa.

2010年7月14日11时35分,儿子Marco在闵行区妇幼保健医院喊出了他生命的第一声,6斤8两,白嫩清秀。

作为IBM组合(Isabel Bourne Marco一家三口)中的母亲,Isabel经受了剖腹产之痛以及最难熬的一个星期恢复期,也因为如此她比我收获的更多,从天真少女历尽磨练变成了伟大母亲…代表老孙家感谢伟大的Isabel…

大概11点38分,手术室的门打开了,早已坐立不安的我没有等她喊名字直接冲向她,见到小家伙的第一眼时说实话震撼的很,除了人们常说见到婴儿才会忽然迸发的父爱以及对娇小玲珑的他的无比怜爱,也感叹人类生命奇迹的神奇。护士抱走他去观察室时,我已不自觉的发现我早已感动的泪流满面(这点倒是被Isabel以及前同事提前料到。)

真正拥有一个儿子之后,才了解的透彻Baby的每一点习惯和性情,第1周的Baby是主要负责睡觉的,除了每天大概七八次喂奶,每次大概30ml,其他时间他都在睡。而我家Marco又被医院的月嫂护工阿姨评价为最乖的Baby,他很少无故哭闹(除了打什么预防针的副作用),所以作为父母,以及奶奶姥姥,我们都省去了很多心。Baby出生后几天会逐渐的表情和动作都多起来,心情好时还会发笑;饿了时会很奶声奶气的吱吱呀呀好半天;饿极了则是张着大嘴拱来拱去的找奶喝;狂喝个十分钟后,一脸满足的表情昏睡不醒;逗他时会以脊背为支点手舞足蹈与你互动;洗澡时会享受的自然蜷缩着…每一个瞬间都那样的让人开心和怜爱。(附Marco的相册Marco的视频

由于众多铁子都是未婚状态,所以我09年结婚10年当爸爸的速度还是被很多人赞叹的,当爸爸并不是表面上的换尿布哄睡觉拍奶嗝这些,更多的是心里的那份爱和责任。

Bourne和Marco在医院

Bourne和Marco在医院

六年爱情Milestone – 又见七月七日晴。

2004年欧洲杯葡萄牙VS英格兰那场比赛,让我与Isabel相识,毒舌的我以及众男人足足喷了英格兰120分钟,当时,Isabel是英格兰迷。

2004年7月7日,Isabel在当时的Enwell发帖,关于《七月七日晴》这首歌。水版版主的我加了她的Q,凭借当时擅长调侃的口才搭讪成功,并陪她去海事大学送了些东西给她同学,第一次一起吃饭,吃的海事大学西门的某个小店。

如今,我们一起看着造假的世界杯。六年前的欧洲杯就像在昨天。爱情长跑了6年之久,一起经历了三个城市的工作和生活,一起度过了人生中最宝贵的青春。

七月七日晴 – 许慧欣
说了再见是否就能不再想念
说了抱歉是否就能理解一切
眼泪代替你亲吻我的脸
我的世界忽然漫天白雪
拇指之间还残留你的昨天
一片一片怎么听见完全
七月七日晴
忽然下起了大雪
不敢睁开眼希望是我的幻觉
我站在地球边眼睁睁看着雪
覆盖你来的那条街
七月七日晴
黑夜忽然变白天
我失去知觉看着相爱的极限
我望着地平线天空无际无边
听不见你道别
拇指之间还残留你的昨天
一片一片怎么听见完全
七月七日晴
忽然下起了大雪
不敢睁开眼希望是我的幻觉
我站在地球边眼睁睁看着雪
覆盖你来的那条街
七月七日晴
黑夜忽然变白天
我失去知觉看着相爱的极限
我望着地平线天空无际无边
听不见你道别
七月七日晴
忽然下起了大雪
不敢睁开眼希望是我的幻觉
我站在地球边眼睁睁看着雪
覆盖你来的那条街
七月七日晴
我失去知觉
天空无际无边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