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我没有写在2个月前我还对某个offer踌躇时,也没有写在1个月前我项目上线时,而是写在今天,为另一个PM。

至今为止,我的职业生涯经历了一个差不多算最大的国内互联网公司,两个中型的行业互联网公司。
现在工作与前两份工作最大的不同:
在战略层面讲,可能是管理体制以及核心推动机制;
在同事层面来讲,是平时的抱怨声淹没了很多积极的声音;
在个人层面来讲,是做事情从主动变被动,从开心变压力。

然而,与诸多和我一样从国内知名公司里带着那份优越感和理想思维来到我司的人不同,我没有选择在数月内就匆匆离开,而是选择接受和承担。其实只有Isabel等人可能了解,我如果今天决定要走,明天肯定有很不错的公司可以舒适的上班。我选择留下并承担的原因,一个是我恰巧在2009年告别了浮躁和漂泊的阶段,一个是我一直认可本司的商业模式(这是我拒绝去SNS或者理想型互联网公司的原因),另一个是因为公司里的一个对我好的人、一群坦诚的同事。

今天写“淡定从容”的原因,是有个PM遇到了和我一样的境地。记得之前我做的那个跨了几乎所有子站的项目,历时弥久,期间接纳了无数不可抗拒的变更、连续周末带着下属加班这种事情就不提了,上线那夜由于跨站点太多,每个站点的技术PM和测试人员(共20人的样子)都在公司通宵加班测试和更新到清晨,测试的老大跟我讲他来公司几年没有上线过这么大的项目,我听得到其实很多人话语里也有点点埋怨。这些都没有什么,产品经理是需要承担这些的。我跟他们一起吃着夜宵时还蛮开心的,觉得搞这么大,愧疚之外还有些成就感。老大们与业务部门与客户集中精力反馈意见这些他们在准生产环境里开放测试时催了N次没反馈上来我并不责怪,他们有自己的其他工作。所以他们在上线后才收集一系列用户心声给我判断和二期优化我也很接受。
然而,如此辛苦且连累众人的项目上线后,没有任何一个BOSS曾经对辛苦了许久的我、我的团队说过一句肯定或赞许的话。

今天承担着一条boss们重点关注的产品线的PM,周末被叫到公司紧急加班解决事情,连续二三十小时没有睡觉,技术和前端开发也都被他得罪了一圈(因为被加班),技术部把他和当时的我放在了一起谈论,说只有我俩的项目让所有技术部门加班…这些其实我都尝试着宽慰该PM来着,然而他说到最后一句时我没啥语言了,曰“得罪了这么多人,也不知道上线了老板怎么说,真tm憋屈”。

我现在带10多个人的团队了,我的管理风格我想是延续了阿里时webber的风格,对下属比对上级要好得多,替他们挡事情,开解责难,调动他们的主动性而不过多的批评干涉他们的case,从能帮助他们的角度去谈心给建议,以真实的我不戴面具去交往。然而,我有时候感觉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就像个另类。

我想我还是有能力影响到BOSS们,我会找机会跟他们聊一下关于“表扬”和“管教”的比例问题,毕竟本司的几个boss人都很好,只是管理习惯问题吧。一味的管教和批评,只会导致员工们心态消极,喜欢逃避而不承担,谁承担谁就是倒霉蛋。

当然我也想给同部门的同事,以及其他公司里心里存着很多抱怨的同事一句话:
对得起自己,要珍惜时光,不要学一些团队里消极的老员工那样惯性的躲避事情。
为了未来(哪怕不是在本司的未来),做好每件事,有计划的提升自己,当你委屈时,为自己鼓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