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是在SH,或HZ,或DL,或YT,而是出差在HK,所以不典型;
一整天过的有条不紊一如意料,所以寻常。

因为酒店的床垫比家里硬好多,所以凌晨醒了三五次看时间,怕贪睡错过第二天的闹铃,其实最后一次决定起床还是没有等到闹铃响起。刷牙洗澡后,去楼下typical的港式小摊买了牛丸和蛋挞中西参杂的吃完早餐,提前到达Wing On的Office,准备一天的presatation。

wing on office

wing on office

香港的同事一如想象中的热情可爱,也一如想象中的讲粤语比普通话更多,还好在上海听惯了半懂不懂的上海话,习惯那种听多少算多少的心态。大老板JOJO也前来听了一小时并提出些老板的思维该问的问题,于是结束一上午结束,跟随同事们去非常港式的餐厅吃饭,饭菜比昨天晚上自己吃的茶餐厅可口许多之外,同事们也一见如故的寒暄家长里短,并纷纷比拼年龄和实际相貌的顺差逆差并开怀大笑,让我恍惚还在上海那群熟悉的人中间。

吃饭总是会迅速拉近距离并增加互相应有的不应有的了解,下午继续presatation时已经可以站在对方工作如何开展更有效更合理的角度,去分解内容。因为技术部的同事需要明天才能赶回来开会,所以结束的比预期早了20分钟,距离HK同事的下一个会议还有20分钟(必将会让他们无法在正常时间下班),于是他们得闲看看一天由助理整理好的报纸和媒介关于自己和竞争对手的报道,我也关掉投影仪,回复必要的Email,看今天的数据报告,与某同事聊他的工作瓶颈及转变的可能性,再接受到同事让我从免税店带东西的订单,我也惊叹我20分钟的效率会如此高。

关掉电脑,背上双肩包,按照HK同事在Google Map上标注的点,徒步去往观塘最大的购物中心APM。沿途再次看到恍惚中熟悉但确曾未亲见过的香港街景,以及《志明与春娇》里描绘的那些楼群身后间隙的吸烟区。

hongkong streetshot

hongkong streetshot

到达APM后,因为没有找到该建筑的index图示,只能每层转一转,无数个上海有和没有的品牌眼前忽略了之后,到电子区体验了LG的3D电影和游戏,是的,科技的进步让我害怕;顶楼找到一个非常有气质的小书店+个性收藏店,于是欢欣鼓舞的把这家店的全部东西扫了一遍,选了一本创刊稿的文学杂志以及一本很意识流的创意英文书籍,送给Isabel(这位知识青年有过交代,每去一个没去过的地方,都希望可以买到一本特别的书)。

KUBRIC书店,几本书是拿起来胡乱拍的,不仅没看而且没买,请勿跨省。

KUBRIC书店,几本书是拿起来胡乱拍的,不仅没看而且没买,请勿跨省。

于是移步前往JUSCO Market,给儿子买到“干净”的奶粉以及晚上要喝的清酒,这么大的商业中心没有儿童玩具专区让我些许感到失望,于是背起大袋子回酒店,写下这篇日志,继续看电脑里的双语字幕的美剧,试图听懂和会讲每一句台词,同时等待某Agency公司的老板忙完他一天的大事小事,给我电话再一起晚餐,当然,注定不会很开心的一餐(因为还要谈工作,还要bargain新合同)。

APN

A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