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哥们的签名档是"小镇青年,胸怀世界"。

我们绝大多数青年或曾经青年,不知不觉在悲催而平庸的生活里埋起来那份胸怀而自知或不自知,目光短浅的比较着身边和身后人的物质生活,被无奈的平庸反复洗涤浸泡那条表面完整但早已褪色的叫做理想的裤子。

小时候我们叫我们的裤子是人云亦云的"科学家"、"宇航员";想象力丰富的小说家们告诉我们"总被偶然路过的记者拍到的雷锋""到底是玩火还是救火难以求证的林业局领导的孩子赖宁""为亲爷爷写诗可以名扬青史的郭沫若"们,有着更值得我们凡人膜拜追求的漂亮裤子。那个时候,我们的裤子都是爹妈在晚市上的地摊或第X百货大楼买来的,今天我们不能说那些裤子傻X或虚伪,因为那会儿只有这些裤子在卖,裁缝们也设计不出跨越时代的潮流。

后来裤子样式多了起来,我们这代人的违禁读物和可以听得到的language也多了起来。这会儿"卖裤子"的人有两种了,一种是继续帮"爷爷"设计裤子的;一种是在纷杂的language中思考并做出了新裤型的。我们曾经多么一致的选择,竟然大比例被分流。

还穿爷爷款服装的"青年"似乎无需再谈,毕竟这批青年的儿子女儿的真裤子都在淘宝买了,自己还去地摊儿买裤子穿也不是啥光彩事。

穿上自己选择的裤子的青年,面对的是个浮躁万变的服装市场,见识过的或崇拜的也是阶段之物,过两天我们仍会追求这样的裤子?我们是追求早日"解放"自己成为自己一直敬仰的"新裤子主人";还是在这个被噬透的社会里做些什么,让更多人穿上自己的理想裤子;还是也去贴个牌子卖裤子捞他一笔?

微博上的政要和商界名人越来越多,我们平时臆想崇拜的人物逐渐鲜活生动,但有多少是真实的像你意念里一样高尚或高明,值得真心欣赏喜爱他的裤型;有多少只是是让你失望的机遇成功者或靠爹靠大爷,或除了对鸡毛蒜皮有见解其他都没有,实际裤子比你还要不值一提;有多少实际是没穿裤子但为了什么裤子里的物件儿在替爷爷设计着新的裤型;哪些是自己裤子本性是糟粕但也要指责别人找人"代穿裤子"来满足自己需要让人还没忘记他有裤子穿的连他老婆都不齿的精神需求?而哪些是我们真的分辨出来的呢

现在什么论调都要有人唱唱反辩的调儿,是啊,裤子褪色了有自己的沧桑,是啊,不穿裤子才是成熟。但如果我们还怀念"青年"这词儿,我们还有时间,也有了智力和买裤子的钱,去选条自己真正喜欢的裤子,重新上路。

20120312-13430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