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纪念日是一个角色,他一定是在你过着平淡开心的生活时,忽然从某个转角跳出来提醒你,“哎呀,我说过时光如白驹过隙吧,你看又遇见我了吧”然后得意转身走掉的那个表现欲强烈的恶劣分子。

八年前的今夜,欧洲杯1/4决赛葡萄牙VS英格兰,那天我和她第一次见面。怯生生的她跟在我哥们身后探头从门外走进来,哥们说这小姑娘想一起看今晚的比赛,屋子里已经吃好喝好等着看球的几个人都掩藏着好奇跟她装起自来熟。我那天晚上的印象是她头发还湿漉漉的,一脸青涩,皮肤嫩的像光滑的白瓷碗,笑起来极有清新的气息。要知道在我们那个男女比例7:1的重点理工科大学,能看到有女性气息的同学已经是少见,更别提有清新靓丽小萝莉一起彻夜看球了。不过杯具的是她是那晚唯一一个站在英格兰一边的,刻薄的几个男人(以及一个假小子)都是更倾向于还拥有菲戈、鲁伊科斯塔的葡萄牙,于是也不免会故意刻薄的讨论着比赛,其实真实目的更多是调戏这个青涩小萝莉。

八年过去,欧锦赛又迎来1/4决赛,英格兰依然站在这个日子抢戏,不同的是面对的是蓝色意大利。而我们也早已在千里之外的城市。难得的是现在俩人还会经常在一起熬夜看球,也曾跑去遥远的塞维利亚现场感受球赛,还现场参观伯纳乌和诺坎普,在大牌球员们每周走过的球员通道和洗浴室YY他们都在这里聊虾米,更难得的是俩人已经牵手走过N多个城市却还每天乐衷于互相调戏和挖苦,尽管儿子都已经长大到会在自己不小心绊倒时冒出一句“他妈的”了(没人教过他这个,要问从哪学的还真回忆不起)。
尽管今夜她人在香港,我在上海。但一定都在默契的回忆里,度过八年后的今夜。而明天会在机场拥抱。

龙应台说,人生就是一次次目送。这句话让人悲凉到不忍联想。
然而,每一次目送必然需要那次相遇。如果哪天真的遇到那个对的人,哪天目送他/她离去,便已是一生。好在一生也还算久,如果我们都不是贪婪的人。

仅在八年后胡乱写下这些句,纪念我们相遇的那天。

八年前

八年前

八年前的Isabel

八年前的Isabel

在伯纳乌

在伯纳乌

在诺坎普

在诺坎普

在塞维利亚 - Real Betis

在塞维利亚 - Real Betis

在塞维利亚 - Real Betis 2

在塞维利亚 - Real Beti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