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我永远不会有耐心一次性读完谁写的全部日志。

九份青春的第二个主角是Doctor Li,她是一个医生,也是一个博士。她是我们的同龄人,她是一个好人。

她出生在河北唐山,父母都是医生,她现在是上海一家三级甲等医院的骨科医生。

她的两个姐姐在唐山大地震中丧生,40多岁的父母在1980年生下她,8个月大已经会说话交流,认字学英语也很早,上学后学习成绩也一直优秀。高中时,她很要好的同桌因患白血病去世,本就出身医生家庭的她更坚定了从医救人的信念。

命运对这样的一个女生却格外残酷。

大学毕业前,她被查出尿毒症,她接受了肾脏穿刺,她的老师告诉她还可以坚持活10年,她选择和男友分手自己继续生活。学医的她很清楚自己会“肾脏衰竭,靠透析活着,最后死于心血管并发症”。我白痴一样的问患尿毒症会怎样时,她很平淡的打出来这句似乎理应雷霆万钧的话。

如果是同龄的我们,这时会怎样面对。

她没有放弃自己的信念。她继续热衷于学习和研究,她说起研究的什么“颈椎三维模型”“有限元方法”还感受的到她意识里的骄傲。她是我粗浅的认知里最配得起“德才兼备”四个字的医生。

  • 她累的时候会尿血,腰酸恶心,也曾在做手术时虚脱也坚持下来,她说“宁肯晕在厕所里也不晕在手术台”;
  • 她看不起医疗行业的灰色收入,所以她是他们科室里收入最低的医生,但她仍然义务供着两个她并不认识的有着不幸遭遇的唐山的孩子上学;
  • 她加入了“中华骨髓库”,希望她有生之年可以再挽救一个白血病患者的生命;
  • 她给每一个患者的家属留自己的手机号码,不论上班下班都耐心讲解,大半夜还在因为手术时一个钳子的问题和学机械的同学讨论如何改进;
  • 她平时最多吃的食物是方便面;
  • 她一个人时也会回忆落泪,她有只多拉A梦的玩偶,她经常对它说话,她也经常为它写日志,她称呼它是“白驹过隙的年月里不褪色的蓝白色温暖”。

她日志里经常有个标签是“我还活着”,她正在申请读香港理工大学的力学方向的博士,她对未来有着超越我们同龄人的勇气。

我尊敬她,和她的青春。

蓝白色梦想

蓝白色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