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嫉妒1970前后那代人,TMT大势崛起时,他们学富五车踌躇满志,创业竞争的氛围更多是新模式降维攻击血洗老旧势力,起步艰辛却荡气回肠。如今真正的领袖型人物很高比例出自那个时代。

形成资本和经历的壁垒后,更多后生代是成长在这些大企业里,创业有成的较大比例是基于已有局面做更垂直的下游行业,或借助领袖人物指引,担当开疆拓土的将领。

10年前开始进入行业成长和贡献的那批优秀的人里,也有些我很怀念的理想主义情怀和特征,如今在出身和环境更优越的新生代里思量寻觅,却已经不太常见。

他们可能只是PM/RD/UED/MKT,或者小小Leader,
却总是对各行各业的创新和走向充满思考和见解;
时常提的出独树一帜的言论引领行业;
他们热衷分享、崇尚理想;
他们发起和追捧的聚会、演讲,
是思想的迸发和吸收,而不只是公关宣讲或客套的过场;
他们会为价值观共鸣的机会不计较得失而奋力一搏;
他们眼前的工作只是谋生,思维和野心都生活在未来。
那时的他们就像文艺复兴初期和民国新思潮时的Dreamer,
还没有太亮的光芒,
却是浪潮和希望。

 

意大利黄金一代

荷兰三剑客时代

1996新秀黄金一代

本篇纯属主观见解,不为褒贬时代,只为寻找新生领袖。不喜欢迎来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