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性情人生

狼王的2012 – 燃烧的远征

博客还能看得到的前三次总结:
狼王的2009:与青春道别,与时光和解。
孙波的2010
狼王的2011 – 遇见幸福

前言:

12月下旬开始陆续被一些骨灰级好友催促写总结,其中未曾谋面的Paul同学更是像定期提醒般发消息,于是下决心在春节前怎么也得交个差。(也算先“糊弄”下几个数次催稿《九份青春》的基友们,尽管还有说我这是“耍赖”的)。

摘要/回顾:

燃烧的远征是WOW时代的一个资料片的名称,对我来说,2012年是我职业上最重要的一年(就像组队一身绿装去下tough的新副本);也许比当年离开一个无比熟悉的环境决定去陌生的杭州入职阿里的漂泊起点更重要;另外今年再次与太太同游欧洲,玩的比之前几次出去旅行都要高质量,也算是一次远征吧。

回顾去年总结时对2012年的希望(@毕扬 曾在11月份提醒我,我已经基本完成了去年的所有规划。其实连我自己都记不清当时写下的细则,在此对这位小基友如此的关注表示感谢):

2012 职业:

有计划,先埋在心里。

(点评:之前的计划并未如愿发展,而是出现危机,但我和部门的同事们都非常感谢这次危机,下文细说)

2012 家:

希望整体和谐、一如既往的欢乐;
希望儿子学会和小朋友们相处,希望他健康开心;
希望我老妈的工作有完善的交代。

(点评:快乐这一点应该是没有疑问,绝大多数时间吧;儿子也是成长的比同龄小孩更聪明和听话也很让人满意;老妈的工作么,也经历了变故目前看还算安稳轻松)

2012 旅行:

英国爱尔兰苏格兰 or 奥地利德国瑞士荷兰 2选1
日本 or 台湾
成都&重庆&回大连

(点评:今年超额完成了旅行计划,去了奥地利德国瑞士捷克匈牙利意大利列支敦士登,玩的非常开心;今年去过两次台湾,也非常喜欢;在某一个周末回了一次大连,看望了姥姥舅舅小姨,以及如今仍在打拼的几位基友。)


正篇:

1. 工作:

2012年初,因为重点项目的资源问题迟迟得不到落地,恰逢某位业务老板忽然对该项目业绩的关注,于是在所有Boss都只要结果的压力和质疑声中,顶着巨大的压力与技术和高层做了一次搏命的对赌,四方游说确保了资源。也许这个时候,仍100%确信我的团队的人,只有我自己(T老板仍然一贯的力挺,但应该也心里打鼓;当时的项目负责人没有操盘过这样切实急迫的要业绩的项目,做慌张状,甚至情绪出现状况)。

好在我和团队两位核心员工的几个月的心血并没有白费,我们拿到了不仅超出老板期望,甚至超出了自己期望的结果,也证明了我们的决策没有任何问题。这次危机转化来的契机也为之后其他拓展项目的攻城拔寨起到了很好的奠基作用,目前看后续项目和延伸项目,都正逐渐在发挥出效果。

在今年7月份,精于效果营销的我们的小团队,也被管理层充分重视,独立出来成立了新的部门。无论从资源、信任、和可发挥的增长空间上,我们都进入了更亢奋的时期,我和团队的骨干也都得到了应有的晋升。其实我非常感谢Ctrip英明的老板们,起码在我们这样微小的一个团队里,还自上到下传递了完全正向的指示和力量。

这是我N年职业生涯里经历过最有压力的一年,也是我与核心业绩最肉搏的一年,当然,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一年。

2. 生活:

尽管已相濡以沫多年,灵动而有趣的Isabel仍时时充满魅力,时常让我赞叹(在逐渐忙碌和对事情越来越淡漠的而立之年,我越来越感慨可以真正“有趣”才是男人女人最大的吸引力之一)。有了Marco之后她也更包容和更耐心,对我的工作一直是坚定支持。她也有了很多欣赏她的女性读者,时常在商务交流时忽然跟我说“你太太最近写的….”“你太太的游记提到…”“你太太最近用的…产品”… 另外她在旅行前和旅行中的指明灯作用,更是让朋友们对我这个不劳而获坐享其成的懒蛋羡慕不已(下一段细说)。

尽管还有小插曲出现企图破坏她的包容,不过微风丝毫敌不过艳阳。

Marco每一天都在变得更聪明可爱,总让大人们惊讶于超出他小小年龄的学习能力和把各类无关联事物串在一起的新奇想法,更难得的是经常主动对大人关怀体贴(估计是巨蟹男的天赋+娘亲的言传身教),对妈妈也是非常的依赖和“腻歪”。才2岁半就跟着走过很多城市,有时候我站在他的角度设想下,小鬼的视线高度下,生活其实每天都亢奋而抗争。

父母逐渐都开放起心态,以我“文化”品位前卫的丈母娘为代表,逐渐都开始从繁忙的状态转入享受生活,接触新事物状态。身体也都还蛮健康,只是两个北方的爹都仍放不下吸烟喝酒的习惯让人担忧。

自小宠爱我带大我的奶奶一度病危,那段时间我曾在遥远的上海深夜里揣着回忆暗自流泪。好在老人家一贯乐观挺了过来,现在精神逐渐回复,四个子女每天轮流陪同伺候,邻居们都感叹她一生中各个阶段都能有好命运。

爷儿俩

爷儿俩

3. 旅行:

前面提到了,每次高质量的旅行,首先要非常感谢万能旅行向导Isabel。
在她埋头做攻略时再多的纠结和诉苦,都在去按她的旅行安排享受旅行时为她感到值得。2011年我们旅行已经蛮到位,很多场景至今如在眼前:

  • 我们在塞维利亚看最好的弗拉明戈,
  • 在皇家贝蒂斯的主场感受热情的西甲,
  • 在里斯本美妙的餐厅看FADO表演;
  • 在罗卡角标记欧洲大陆最西的足迹;
  • 在巴塞罗那高迪的每个作品里留恋往返;
  • 在巴黎走街串巷感受精致的城市风情;
  • 在新加坡的街头暴走,在老巴沙大吃大喝;

这次旅行更加觉得每个城市玩下来没有遗憾:

  • 在法兰克福的轻轨上巧遇抓逃犯,与荷枪实弹的警察和当地的妹纸海侃;
  • 在美茵河畔赶上当地的农业丰收集市吃喝玩乐;
  • 在纽伦堡参观古堡和纳粹历史;
  • 在布拉格旧城广场和查理大桥恋恋不舍;
  • 在布达佩斯渔夫堡听Gloomy Sunday感受那美丽电影,围观整城的极品美女;
  • 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听钢琴名家演奏舒伯特;
  • 在萨赫咖啡馆喝咖啡吃满欧洲出名的甜点;
  • 循着吃货足迹去各餐厅大吃整片烤肋排、猪排饼,在只有本地人定期光临才有位子的餐馆里与老美夫妇神侃胡炮;
  • 在《Before Sunrise》的电影场景里的公园坐最老的摩天轮;
  • 在曾经的欧洲女王特瑞莎和她的孙媳妇西西公主的皇宫参观穿梭;
  • 在萨尔茨堡感受莫扎特的故乡和小城的历史;
  • 在最小的国家之一列支敦士登盖戳儿,穿越;
  • 在人间仙境瑞士的各个唯美的湖里游船;
  • 在因特拉肯住在抬头雪山低头美湖的酒店感叹人生;
  • “爬上”雪朗峰围观瑞士最高峰少女峰的搔首弄姿;
  • 在日内瓦的餐厅感受地中海生蚝扇贝;
  • 在年轻时代大爱的AC米兰的圣西罗球场前排一起看米兰德比!

说到旅游中发挥的作用,我记得我拿着加载好的 iphone  map,开着定位和Isabel打赌应该走的方向,也最终发现自己是错误的;
还有一次在布达佩斯,她带着我走向要去的街道和参观,就像她来过很多次一样,也让我惊愕不已。

另外,今年自己去过两次台湾,非常感慨于:

  • 作为同一个民族的两个完全不同的社会制度和制度引导下的文化;
  • 有文化底蕴的城市氛围,以及日本、蒋中正、蒋经国、民主等不同时代下交汇历史的影响;
  • 台北、九份、淡水、花莲、宜兰,以及繁多的夜市和各种美食;
  • 更感慨的是台湾人的自我主张、纯粹、以及教养。
在瑞士

在瑞士

在布达佩斯

在布达佩斯

更多图片逐步更新在 这里:孙波的看图班

4. 经历/数字:

1、豆瓣大概记录了我今年看过34部电影/剧集,给了五星的有:《楼上楼下》《黑镜》《血色降至》《希望与荣耀》《洛城机密》《触不可及》《深夜食堂》《银河系漫游指南》《12怒汉(1957版)》《21克》;

2、车开到27000公里,周末外出的第一驾驶员已经成功交接给Isabel;

3、签到过7个国家,大概20个城市;发过3300条微博;大概100条Path/facebooki/twitter状态;但是… 只写过正式的5篇博客。

4、去欧洲和台湾的一个月前后,体重从72KG飙到78KG,至今未明显下降。

再次欧洲之行历时23天

再次欧洲之行历时23天

2013年

待定,过几天来补充。

九份青春

很久未写博客,又听到很多关切的催促声,当然这些催促听着总让人颇为欣慰,在全民媒体的时代,还有些人会经常从收藏夹打开这个域名看看一个晦涩的丑男是否刚好更新了博客,然后失望的关掉浏览器。似乎顺应同龄人典型的转变趋势,从每日洋洋洒洒很多话要倾述,到今天俨然步入“日光之下,本无新事”的中年人的淡定冷漠,也请屡次失望的老友体谅。

“九份”不是刻意的数下来的,而是我对台北郊外的一个叫“九份”的地方有很好的回忆,按我不靠谱记忆,司机告诉我九份在国军刚到台湾时是一座矿山,去开山采矿的只有九户人家的人,所以每天送饭的家属都是送“九份”,因而得名。虽然也卖着物流普及时代本无新意的当地特色,但我仍然深深喜欢那山上乃至那岛上的人们,和他们的欢颜。借用这个名字,来胡乱记下我身边的九个人,和他们的九份青春。

第一份 按摩店的青春

以前在杭州时,因为大家都还像学生一样过着集体生活,所以经常会一起周末打牌桌游搞实况,也会去盲人按摩店。然而在我来到上海之后,因为有了家庭和孩子基本没有什么闲心无聊到花一两个小时按按摩,加上外环外这小街上的盲人按摩店都已经涨价2倍且人满为患“下次请提前N天预约”,想必盲人们都已经不再是需要照顾生意的群体,搞不好比苦逼的IT民工赚的更多,还没房子车子孩子未来啥的精神压力,于是我会多花点钱和同事或太太去连锁的那种保健按摩店照顾自己吧。

有一次我咖啡厅坐到无聊透顶却又得呆在原地等晚上的球赛,于是就找进去这家店推拿。小伙子看上去清瘦而年幼,但手劲儿却很大,不怎么讲话。后来说到“吹太多空调,你身上寒气太重”“大哥要不要拔个罐或刮个痧”,“大哥今年多大”,于是我告诉他远低于我“着急”的长相的真实年纪,他短时间惊讶我竟然是同龄人之后打开了话匣子。

虽然模样长的年幼,但他实际已经32岁,在河南的一个小村子里出生长大,兄弟姐妹五个,家里很穷但兄弟们均已早早结婚生子,全家老少住在一个院子里。在部分省市的农村似乎这样的出身并不少数,当然也不乏那种考上大学或嫁到好人家的凤凰例子,但绝大多数比例仍然是没有任何家庭资源帮助的情况下在外地顽强求生,又被作为“低素质国人”“外地人”随时承受来自民间的官方的、知道不知道的攻击谩骂,尽管骂他们的人不乏年纪一大把还啃着父母以前现在的命、每天靠唯一不懒的身体部位嘴皮子混日子,或利用什么不光彩投机倒把的无赖之徒。

作为贫困家庭的五个孩子之一,他轮换着穿哥哥姐姐衣服,再脱下来给弟弟;他自己吃不到什么好的东西,却告诉我他每次回家会给他儿子带看不懂牌子的外国巧克力;他说他儿子只有这个时候喜欢叫他爸爸,平时连电话都不愿意跟他说话;他说从老辈子的人那里看到活着就是为了孩子,但他觉得孩子心里根本不需要这个爸爸,他平时也很少想起老婆孩子;他每年回一次老家见媳妇儿子,媳妇儿子还从未出过他们镇子;他说他老婆会担心他在外面跟了别的女人,他说自己连被女人正眼看的机会都没有,有次被一个大妈逗他要介绍他去当上门女婿,大妈先暗示“对方可能喜欢打人骂人,长的也有些不能接受”,这大妈自己是不是心理就有施虐倾向…

给各位职场精英一个开放性问题:

他出生前选择不了出身,出生后更选择不了国籍。他七年前来到上海,只能找得到按摩店学徒的工作,从浦东到西郊百联,再到杨浦,虽然换了几家店,但他还是只能找到按摩的工作,以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的思维想一下,这个行业老板需要的要有什么“晋升”或“跳跃”实在是比较不易,也许另一个“九份青春”的主角一样先学徒再盘下来个店面自己当理发店老板的“晋升”成本并不高,但像他这样每年还需要寄钱回去养家糊口的按摩工作者要开个按摩店应该难以想象的难,一个无姿色无背景的男性,没有什么机会得到老板的额外赏识,如果他喜欢溜须拍马自我吹嘘,即使有1%的几率找到了人生新起点,也一样会被当作IT行业的某知名分析师一样被人鄙夷,这不是该鼓励的正向路径。换做是你,如何在离开村子后的上海,取得“晋升”?当然如果不离开村子,他连保证村子里家人生活的理论可能都没有。

他的绝大部分生活就在店里,每周有六天要呆在店里工作,面对的是一张张胖的瘦的黑的白的光滑的粗糙的后背,休息一天他也有去看看上海,但以他前20几年的阅历和知识,也许可以看到上海的发达,文化的多元,汹涌的人潮,但难以融入任何一个领域也难以有自己的交际。他会尝试性的跟我聊一下他眼里的老外,跟我说起他听过一首歌,英文的他不会唱,但那调调莫名就很喜欢,他说那首歌是一个德国女人唱的,叫《最后一支舞》。我听到时联想到的第一个画面是大多数人的分类精细的itunes music列表,以及KTV里用同一张嘴巴,在同一堆人面前唱过无数遍的一首首“擅长曲目”。

他在前台鞠躬说欢迎下次光临时,是我第一眼正面看他,他微笑的背后是深深的叹息和迷茫。

如果,只是如果,你也在这样的身世里,这样的异地反差里,这样的可想象空间里,是否也只会是99%或100%里的一名,就这样用青春按摩着别人,一天天老去。

这是我记下的第一份青春,我和他只有不到90分钟的交流。无论在哪个按摩店正用酸痛的手按摩着不知姓名的人后背的青春,或正骑着电瓶车奔向下一个快递收件人家里的青春,或正在流汗建设也许将来会是什么地标建筑的青春,都没有错。

终究有那么一天,你在家乡,或者你的下一代在家乡,也可以像九份和那个岛上的居民一样,可以每日欢颜,有尊严。

九份

九份

八年

如果纪念日是一个角色,他一定是在你过着平淡开心的生活时,忽然从某个转角跳出来提醒你,“哎呀,我说过时光如白驹过隙吧,你看又遇见我了吧”然后得意转身走掉的那个表现欲强烈的恶劣分子。

八年前的今夜,欧洲杯1/4决赛葡萄牙VS英格兰,那天我和她第一次见面。怯生生的她跟在我哥们身后探头从门外走进来,哥们说这小姑娘想一起看今晚的比赛,屋子里已经吃好喝好等着看球的几个人都掩藏着好奇跟她装起自来熟。我那天晚上的印象是她头发还湿漉漉的,一脸青涩,皮肤嫩的像光滑的白瓷碗,笑起来极有清新的气息。要知道在我们那个男女比例7:1的重点理工科大学,能看到有女性气息的同学已经是少见,更别提有清新靓丽小萝莉一起彻夜看球了。不过杯具的是她是那晚唯一一个站在英格兰一边的,刻薄的几个男人(以及一个假小子)都是更倾向于还拥有菲戈、鲁伊科斯塔的葡萄牙,于是也不免会故意刻薄的讨论着比赛,其实真实目的更多是调戏这个青涩小萝莉。

八年过去,欧锦赛又迎来1/4决赛,英格兰依然站在这个日子抢戏,不同的是面对的是蓝色意大利。而我们也早已在千里之外的城市。难得的是现在俩人还会经常在一起熬夜看球,也曾跑去遥远的塞维利亚现场感受球赛,还现场参观伯纳乌和诺坎普,在大牌球员们每周走过的球员通道和洗浴室YY他们都在这里聊虾米,更难得的是俩人已经牵手走过N多个城市却还每天乐衷于互相调戏和挖苦,尽管儿子都已经长大到会在自己不小心绊倒时冒出一句“他妈的”了(没人教过他这个,要问从哪学的还真回忆不起)。
尽管今夜她人在香港,我在上海。但一定都在默契的回忆里,度过八年后的今夜。而明天会在机场拥抱。

龙应台说,人生就是一次次目送。这句话让人悲凉到不忍联想。
然而,每一次目送必然需要那次相遇。如果哪天真的遇到那个对的人,哪天目送他/她离去,便已是一生。好在一生也还算久,如果我们都不是贪婪的人。

仅在八年后胡乱写下这些句,纪念我们相遇的那天。

八年前

八年前

八年前的Isabel

八年前的Isabel

在伯纳乌

在伯纳乌

在诺坎普

在诺坎普

在塞维利亚 - Real Betis

在塞维利亚 - Real Betis

在塞维利亚 - Real Betis 2

在塞维利亚 - Real Betis 2

理想牌牛仔裤

有个哥们的签名档是"小镇青年,胸怀世界"。

我们绝大多数青年或曾经青年,不知不觉在悲催而平庸的生活里埋起来那份胸怀而自知或不自知,目光短浅的比较着身边和身后人的物质生活,被无奈的平庸反复洗涤浸泡那条表面完整但早已褪色的叫做理想的裤子。

小时候我们叫我们的裤子是人云亦云的"科学家"、"宇航员";想象力丰富的小说家们告诉我们"总被偶然路过的记者拍到的雷锋""到底是玩火还是救火难以求证的林业局领导的孩子赖宁""为亲爷爷写诗可以名扬青史的郭沫若"们,有着更值得我们凡人膜拜追求的漂亮裤子。那个时候,我们的裤子都是爹妈在晚市上的地摊或第X百货大楼买来的,今天我们不能说那些裤子傻X或虚伪,因为那会儿只有这些裤子在卖,裁缝们也设计不出跨越时代的潮流。

后来裤子样式多了起来,我们这代人的违禁读物和可以听得到的language也多了起来。这会儿"卖裤子"的人有两种了,一种是继续帮"爷爷"设计裤子的;一种是在纷杂的language中思考并做出了新裤型的。我们曾经多么一致的选择,竟然大比例被分流。

还穿爷爷款服装的"青年"似乎无需再谈,毕竟这批青年的儿子女儿的真裤子都在淘宝买了,自己还去地摊儿买裤子穿也不是啥光彩事。

穿上自己选择的裤子的青年,面对的是个浮躁万变的服装市场,见识过的或崇拜的也是阶段之物,过两天我们仍会追求这样的裤子?我们是追求早日"解放"自己成为自己一直敬仰的"新裤子主人";还是在这个被噬透的社会里做些什么,让更多人穿上自己的理想裤子;还是也去贴个牌子卖裤子捞他一笔?

微博上的政要和商界名人越来越多,我们平时臆想崇拜的人物逐渐鲜活生动,但有多少是真实的像你意念里一样高尚或高明,值得真心欣赏喜爱他的裤型;有多少只是是让你失望的机遇成功者或靠爹靠大爷,或除了对鸡毛蒜皮有见解其他都没有,实际裤子比你还要不值一提;有多少实际是没穿裤子但为了什么裤子里的物件儿在替爷爷设计着新的裤型;哪些是自己裤子本性是糟粕但也要指责别人找人"代穿裤子"来满足自己需要让人还没忘记他有裤子穿的连他老婆都不齿的精神需求?而哪些是我们真的分辨出来的呢

现在什么论调都要有人唱唱反辩的调儿,是啊,裤子褪色了有自己的沧桑,是啊,不穿裤子才是成熟。但如果我们还怀念"青年"这词儿,我们还有时间,也有了智力和买裤子的钱,去选条自己真正喜欢的裤子,重新上路。

20120312-134300.jpg

爱你就像爱生命。

谢谢王小波的这句话。

似乎我从未在情人节当天写些什么,却在这个你我相识多年后的今天感触万千。在我们这代人奋力奔跑的转角处,有个叫青春的景色就已悄然逝去,而我却匆匆的没顾上回头。

有多少单纯的感情在浮躁的社会面前褪回俗色;有多少浪漫的爱情在琐碎的吵闹之中走向“Revolutionary Road”分崩离析;有多少人无法面对日益真实透明的爱人全貌而选择自私自我;有多少身处平淡生活早已放弃未来的人一味憧憬别人的美丽人生而忘掉自己的爱情…

这些我都不曾留意。

因为我爱你,就像爱生命。对于自我而懒惰的我这类男性,遇到可以迷恋可以互相依赖的你,是生命的奇遇。

不管你甜美、耍宝、犯二、嗔怒、哭泣,每次在按下快门时,镜头后都藏着我那狭小但爱你的眼睛。



狼王的2011 – 遇见幸福

太太和几个很有空的blogger读者早早提醒过我该写2011总结了,还是拖到了今天才开始码字。愧疚愧疚。
我以前有个观点:人在跳出每一个阶段之后,回头看自己都会非常感触自己的幼稚。于是我也翻了下前几年很爱写字的时候的日志。

2009年时我用的字眼是最具里程碑意义的一年,题目是《狼王的2009:与青春道别,与时光和解。》当时我卖掉了原来的房子,并离开了阿里巴巴到上海工作,与相恋多年的Isabel结婚,并很快成为准爸爸,年底在上海买房…  固定资产、工作、婚姻、家庭关系,在同一年内剧变;
2010年,我用的字眼是很不平凡的一年(链接)。最有决定性影响力的是儿子出生带来的生活重心和生活方式的剧变,以及我选择放弃前公司的阶段性成果、option和无依据的愿景,加入携程,工作也转回marketing方向。

如果像做项目汇报一样要和计划做对应的话,应该说从2007年对自己的内心那次最大的决定做出之后,我的生活每年都在大踏步的变化,包括家庭财务状况、个人的思想、对职业/行业的理解各方面…目前为止,我依然在被那次决定持续的影响着做很多决定和改变。人生这个项目并没有脱离预期,反而某些表现有所超出预期。

一、2011年,职业

其实关于工作的理解和态度,我已经很少表达出来,难得做次年终总结,写写也好。

这一年,我坚定自己的职业选择,在现在的岗位上尽我努力最大化公司的利益,职责范围内外,都是如此。圈子里的几个哥们喝酒时会问我,你怎么会这么认同携程维护携程啊,你以前没这样啊,携程给了多少股份会让你如此被洗脑?其实股份多些少些对生活又没什么质变,这只是立场问题,也是一方面的自我价值实现。

提到立场,我也有不正面的时候:我在前司时因为微博上无顾忌的批评某家山西煤老板的儿子买的互联网公司的一些运营策略和前景而得罪了几个老同事,我立场一直没变过,也没有道过歉或假意安慰他们多收了三五斗钱,也没有愧疚过这次开罪人。事实其实在证明,这几个为了三五斗投奔去的同事,都在三五个月内纷纷辞职,该公司依旧在走向荒谬(熟悉这个圈子的人应该都知道这家公司,在上海)。在职业选择上如果有错,也一定是在选择做出之前。选择之后,如果不是自己眼拙,就尽量坚持自己别做细节的计较,与公司站在同一战线吧。

比起之前从事技术和产品时,我在携程的职责更贴近商业价值的外围,更需要立场和视野。任何一家公司,都有发展的起伏,国内互联网产业也就十几年,规模或对社会影响力大的几家几十家,人人都能说出个自我见解,搞不好愿意再装B点的“专家”,还能每家写个三五万字“XX网的过去与未来”。然而真正有价值的人该是可以尽一己之力参与到企业甚至行业的演变发展之中;真正有正气的人是靠市场的证明去征服对手而不是满嘴臭水一身下贱的姿态“我不要脸我有干爹而且我干爹是当红太监”;真正有立场的人,永远不会为薪资double或triple那“三五斗”就拿着情报去壕沟对面豪情万丈杀旧友。即便输掉的战争,也有历史在评断贵贱。

2011年终我得到了蛮携程特色的“卓越领导奖”,虽只是一次褒奖形式,但我很认。然而我们的team今年并没有拿到完美的业绩,明年也依旧tough,不过我很愿意享受去改变战局的一点一滴,当然也不会介意帝都酒友们继续戏谑我这样“角色扮演”一样的心态。   [smile]

二、2011年,家

今年家里人都因为Marco的不断成长而调整着自己的角色和付出,每天因为他而开怀大笑的同时,更多需要照顾和教育引导他。Isabel无疑是最具功劳的人,以前只有两个人一起生活,只有我感受着她的古灵精怪和清纯可爱。如今老的小的都有了,我佩服她依然可以影响着每个人。

因为她,儿子Marco从小聪颖无比(17个月大已经什么人都会叫,什么事都会表达),而且超级可爱,喜欢搞怪喜欢管事情,很懂的讨好人(Isabel在marco的blog上记载了很多)。

因为她,家里老老少少都每天很欢乐,每天儿子都被她引导着生活的很欢乐,除了便秘时会真心哭泣。而且跟着Isabel生活,每个人都变得很上进,有追求有理想(Isabel常对我和她娘说,你看看你们,每天可以跟我学到多少知识啊)。

因为她,我这样大大咧咧的北方糙哥,都可以频繁感觉到被体贴、被爱、被感动。我真心觉得我这样的糙男可以拥有她,是人生中最超越期望值的选择。

Marco Sun

Marco Sun

三、2011年,旅行

这一年,我和Isabel一起暴走过很多城市和街道,而且都是自己全程攻略并坚持自由行,即使是不讲英语和汉语的国家。旅行是很多人追求的人生,如同读书,亲自经历过越多,人的思想越会不同,各自都会有领略。

最爱的城市依次是Paris、Seville、Barcelona、Singapore、Madrid、Lisboa、Hongkong…其他不表。每个城市都有迥然的味道,很难每个城市去写写,除非像Isabel一样分别写游记来记录,我就引用她P好的照片即可…

我自己也经常出差或因为需要而走到各地。google latitude和lbs 网站帮我记下这些足迹。

孙波的9月google latitude记录

孙波的9月google latitude记录

我们的足迹 photo by Isabel

我们的足迹 photo by Isabel

四、2011年,经历/数字

4.1 去过4个china以外的国家(不包括两次去HK,已经归天朝了…);

4.2 一共在20个国内外城市签到过(不过街旁改用了百度地图API,让我很不爽,国外地图的签到几乎无法显示。);

孙波的jiepang

4.3 只写过25篇博客(还有一半是招聘和图片 -_-!);

4.4 发过2320条微博;

4.5 看过58部电影。喜爱的是《An Education 》《V for Vendetta》《Almost Famous》《Shutter Island 》《The Silence of the Lambs》《Midnight in Paris》《The Boat That Rocked 》《 Il buono, il brutto, il cattivo. 》《Talk to Her》《Black Swan》《Isabella》《钢的琴 》;

4.6 车又行驶了14000公里左右;

———————————————————————————

2012 职业:

有计划,先埋在心里。

2012 家:

希望整体和谐、一如既往的欢乐;
希望儿子学会和小朋友们相处,希望他健康开心;
希望我老妈的工作有完善的交代。

2012 旅行:

英国爱尔兰苏格兰 or 奥地利德国瑞士荷兰 2选1
日本 or 台湾
成都&重庆&回大连

那一年,那每一堂课。

一小时前,我和太太、老妈在吃着晚饭,儿子Marco悄悄的爬上了书架,翻箱倒柜的抽出来很多相册,主要是我和太太分别在高中和大学时代的照片,我和太太共同翻看了一遍感慨的一塌糊涂。这张照片尤其让我怀念,那年烟台三中的一个气质脱俗的语文老师(李丽芳老师),以及那每堂课的场景和氛围。(感谢背景王玉伟同学)

那年的语文老师

那年的语文老师

近期还是很好?

大家好!又见面了!我是孙波的小秘书Isabel同学,有同学可能记不起来我了,我们上次见面是在近期可好,记性不好可以抠进去回顾!

最近孙波还是太忙了,由我来替他发这一篇!!!

继上一篇博客之后,他的体重继续向着75kg飙升,血型已经不是B型了……这源于Marco的一次血常规检查发现是AB型血以后,因为小秘书我是B型的,所以,他凌乱了,花了70大洋终于验明了自己的正身,从今以后,他都改为A型血了!!!

本月22-23号的TimeV全球搜索引擎营销大会上,他作为title最低的演讲嘉宾做了慷慨激昂的演讲……

业余时间,是个不错的爸爸!

完毕!五毛到手,赚钱不易,有需要代笔的请联系我!

To be a better daddy.

两周前太太带着儿子回了老家,我的心忽然像Marco幼时在窗口松掉的那只气球,浮在半空中上不去下不来,没有方向,只缄默的张望着空气往北去。

在近1年,阿里的那伙老同事大多同步的结婚生子,虽早早晚晚都间隔着几月,但想必每个同龄的爸爸妈妈都有着足够丰富的感触。我总隐隐觉得八零后的一代的生活过的匆匆忙忙,大学出来匆忙的融入工作理解社会,却已经到了父母催婚的年岁,尚未体会到太多二人的自在,却已经奔三。

不过自从Isabel敏感的发现Marco的存在那会儿开始,我已经开始不知不觉的在心里转换角色了。由于很多兄弟都还在漂着或待婚,于是写写自己的经历和感触,行业前辈的直言相告最有助于新人的成长,嗯。

之前怀孕期间为M准备各种物件自不必说,大多是Isabel在篱笆总结经验贴,加上她自己强大的统计学以统筹运作。那会儿每晚儿子会兴奋的踢来踢去,隔着肚皮和他互动还是以有趣的感觉居多;然而在手术室外焦急等待时忽然看到护士抱出来的小肉球时,还是非常强烈的被震撼到,感慨生命的奇迹之外,那种亲生骨肉的感觉在这一刻才真正体会到,抱着M时我在俩妈妈面前不争气的激动到内牛满面。小M剖出来时还不习惯,自己小手挡着眼睛还像睡觉,但那一刻开始他秀气的小样子已经无条件得到了爸爸妈妈的所有深情。

之后几天几夜M很乖的以睡觉为主,我陪着Isabel度过剖腹产最难过的恢复期,自不必说。M出生时身体软软的,奶奶姥姥都不太敢抱,妈妈还在床上忍痛恢复,我则非常欣喜的每天抱着他贴在胸口,哄他睡觉喂他吃奶都是我从护工那里第一个学会,在6个月之前,考验爸爸妈妈的还很多,每夜数次起夜喂奶几乎两三个月睡不了好觉,深夜他一翻身便习惯性的睁大眼睛看向小床,在他噩梦哭泣时试尽办法去哄他入睡,为他黄疸迟迟不退焦急上火,体检的任何小数值都无比在意,看他便秘时痛苦的满脸泪水而心疼,为他收拾每天不同浓郁味道的便便,他不顺心时不断哭啼啼的挣扎着不睡觉让你揪心…

还没想过要宝宝的男同学,你有想过你会无时无刻胜任这一切么?你认为自己可以无条件坚持下来一两年直到他自己慢慢学会一切么?男人天性都是懒的,也大都是自我的。对老妈对老婆偶尔不耐烦,可以挥挥手搪塞过去。但对于宝宝,你必须无时无刻不听从他顺应他为他着想,一个细节可以说明这种无时无刻的紧迫感:我几个月前偶尔被迫出差可以睡在酒店床上时,一觉睡到早上才醒来,睁开眼睛后感觉奢侈非常。

尽管你还没信心面对这一切,尽管你还没准备好养一家子,但是不需顾忌。因为人生总要面对很多不能准备周全的事情,然而时间总会证明我们很快可以hold住一切,尽管你也许没有做到完美,但也总会经历,没有时间再回头。就像百米赛跑真的跑出前几步,赛前几个小时的紧张瞬间一扫而空,只剩畅快的冲刺阶段。
而且更重要的是,儿子带来最多的并非你新增的劳动,而是你从没有过的欢乐,以及你从没有体验过的爱。这绝不同于对老婆女友的爱,也不同于对老妈老爸的爱,而是你完全付出的那种,你心甘情愿为他做一切事情给他最好的一切的那种。

当你看着他好奇的望向你望向一切对他陌生的事物时闪亮的眼神;当你完全的抱着他在手臂里哼着歌看他甜美的睡去;当你看他冲你微笑;当你看他乖乖的张嘴让你喂他;当你看他逐渐硬朗的坐起来,趴起来爬的飞快,他站起来,他走向你;当你听他在妈妈引导下清晰的叫你爸爸;当你看他拿着海苔一定要塞到你嘴里然后他自己才欣慰的欢笑;当你看他晃晃悠悠自己有意识的尝试走几步;当你对他说“说几句外语吧”他就古里挂拉说一大堆火星文;当你看着他在游乐场玩旋转的小车玩到停下来头还在转来转去还不舍得走;当你被他强行按住用那清甜的小嘴巴湿吻甚至舌吻;当你下班一开门,他就从一大堆玩具中回过神来,激动无比的大笑着冲刺速度爬向你要抱抱…

你会有从没有过的爱的理解,这是人生最美好的部分。也一定还有更美好的与他一起的生命部分,在等我去经历和感受。我在他出生前一直想怎样才能教给他一切我认为正确的优秀的微小价值观,让他可爱而正直,但这只是爸爸的必要责任;真心的每时每刻爱他,才是爸爸一生最好的工作。

写完这篇,我更加无比的怀念Marco,期待一个月回国后,接他回身边,再也不想让他离开我。

Marco & Daddy

Marco & Daddy

非典型的寻常日记

因为不是在SH,或HZ,或DL,或YT,而是出差在HK,所以不典型;
一整天过的有条不紊一如意料,所以寻常。

因为酒店的床垫比家里硬好多,所以凌晨醒了三五次看时间,怕贪睡错过第二天的闹铃,其实最后一次决定起床还是没有等到闹铃响起。刷牙洗澡后,去楼下typical的港式小摊买了牛丸和蛋挞中西参杂的吃完早餐,提前到达Wing On的Office,准备一天的presatation。

wing on office

wing on office

香港的同事一如想象中的热情可爱,也一如想象中的讲粤语比普通话更多,还好在上海听惯了半懂不懂的上海话,习惯那种听多少算多少的心态。大老板JOJO也前来听了一小时并提出些老板的思维该问的问题,于是结束一上午结束,跟随同事们去非常港式的餐厅吃饭,饭菜比昨天晚上自己吃的茶餐厅可口许多之外,同事们也一见如故的寒暄家长里短,并纷纷比拼年龄和实际相貌的顺差逆差并开怀大笑,让我恍惚还在上海那群熟悉的人中间。

吃饭总是会迅速拉近距离并增加互相应有的不应有的了解,下午继续presatation时已经可以站在对方工作如何开展更有效更合理的角度,去分解内容。因为技术部的同事需要明天才能赶回来开会,所以结束的比预期早了20分钟,距离HK同事的下一个会议还有20分钟(必将会让他们无法在正常时间下班),于是他们得闲看看一天由助理整理好的报纸和媒介关于自己和竞争对手的报道,我也关掉投影仪,回复必要的Email,看今天的数据报告,与某同事聊他的工作瓶颈及转变的可能性,再接受到同事让我从免税店带东西的订单,我也惊叹我20分钟的效率会如此高。

关掉电脑,背上双肩包,按照HK同事在Google Map上标注的点,徒步去往观塘最大的购物中心APM。沿途再次看到恍惚中熟悉但确曾未亲见过的香港街景,以及《志明与春娇》里描绘的那些楼群身后间隙的吸烟区。

hongkong streetshot

hongkong streetshot

到达APM后,因为没有找到该建筑的index图示,只能每层转一转,无数个上海有和没有的品牌眼前忽略了之后,到电子区体验了LG的3D电影和游戏,是的,科技的进步让我害怕;顶楼找到一个非常有气质的小书店+个性收藏店,于是欢欣鼓舞的把这家店的全部东西扫了一遍,选了一本创刊稿的文学杂志以及一本很意识流的创意英文书籍,送给Isabel(这位知识青年有过交代,每去一个没去过的地方,都希望可以买到一本特别的书)。

KUBRIC书店,几本书是拿起来胡乱拍的,不仅没看而且没买,请勿跨省。

KUBRIC书店,几本书是拿起来胡乱拍的,不仅没看而且没买,请勿跨省。

于是移步前往JUSCO Market,给儿子买到“干净”的奶粉以及晚上要喝的清酒,这么大的商业中心没有儿童玩具专区让我些许感到失望,于是背起大袋子回酒店,写下这篇日志,继续看电脑里的双语字幕的美剧,试图听懂和会讲每一句台词,同时等待某Agency公司的老板忙完他一天的大事小事,给我电话再一起晚餐,当然,注定不会很开心的一餐(因为还要谈工作,还要bargain新合同)。

APN

APM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