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电影人生

钟爱电影文化,记录我的电影人生。

写给33岁的自己

朋友陆续发来提醒“你又要过生日啦!”,就像谁输谁做50个俯卧撑的牌局上,这次大家围观你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欢愉。哼哼..

连续跳票了两三年的年终总结,现在回头去看看以前自己码的字,觉得单纯的幼稚可笑。经历了人生大多milestone的现在,面对的压力和迷茫已截然不同。今天还是为这个时间的自己记下心态,希望多年后自己再看时也有些许感慨吧。

选择信仰,面对内心。

从少年时期开始我就对了解外面的世界无比热衷,身边同龄人要么乖巧啃书要么早早混社会了,我最热衷的是在调试卫星电视的小房间里偷偷看凤凰卫视(有个邻居姐姐在那上班),不管是时政还是经济还是音乐电影,都比当时我们那人的认知超前很多,也无比吸引我。后来学校保送高中我坚持选择去市区读,走出小镇的几年,价值观被充分刷新。在大连工作时爱好业余时间去中关村和厦门的互联网圈子混,也深深感知自己当时的瓶颈,于是舍下了安逸的生活,卖掉房子忽悠老婆一起去阿里巴巴过屌丝生活。之后两次工作上的选择都是主动扔掉眼前成就的包袱再去挑战。(以上纯属马后炮,请勿轻信。尤其亲见过那些肺腑相劝却选择撞墙残废的年轻人。)

在比较突然的接到更High Level的可能是此生错过再也不会有的选项放在面前时,最终决定选择信仰。见多了别人的成败,更懂得珍惜。所有客观冷静的因素之外,有值得追崇的人,有值得荣辱与共的人,才是人生最大幸事。最坦然的面对自己真实的内心,是最难做好的事情。

11.pic_hd

热情,愉悦自我。

被大多朋友评价思维和长相一样早熟,不过年纪和早熟没有改变的是,对很多事情的热情只增不减,可能是狮子座们没有热情根本没法活下去的傲娇劲吧。

工作上对Growth Hack,对行业动向趋势(以及八卦),对新的创业项目等,每个阶段都需要新的振奋的事情,不然就不自觉陷入失落。

生活里对旅行、电影、音乐、甚至娱乐节目、游戏、篮球足球网球F1等各种运动、流行的各种局、甚至聊天扯淡的热情,和年轻时没有两样。

感情里更需要热情来维持自己。与总想扮演率性精明实际却只是聪敏纯情的Isabel 一直互相调侃却热爱对方,对Marco更是爱不释手(只是丫每次我想腻在一起却总是不耐烦的推开我),一个人时总挂念着父母怀念着奶奶(纠结选择时听到电台忽然播起《我终于失去了你》,在嘉闵高架上开着车痛哭流涕)。

嗯,特别矫情的一个狮子座A型中年男人。性格难改,估计应该是年纪再大也不会变的吧(几年后来打自己脸)。

7.pic_hd

6.pic_hd

包容,爱与养成。

“戾气太重“ 是某人经常泼给我的一盆水,也有很交心的朋友劝我这点。对负面的影响大的事情和人难以包容,表达直接,也时常过度。在最近一两年里,自己复盘下还是改变了蛮多(看到这想到啥经历撇着嘴的人对不住了),尽管很多事情仍坚持不接受,但会跳出事情界定它并不会影响结果和大局,努力做到相对广泛的包容。

在我带的团队里,我大部分时间在我有限的角度和视野,去鼓励着激发着每个人。近几年好多拼劲十足也聪明进取的人都已经独当一面,对我来说,这比我自己中个彩什么的更让我愉悦和有成就感。

8.pic

不苟且,不怯懦,不将就。

无论一个公司的文化和理念再好,最不缺的一定是中庸的或者玲珑的人,作支持类的岗位这样的人是最佳人选,但做业绩owner、产品owner,甚至leader,最要不了这样的人。每个阶段那些”振奋“推动大势的,如果对结果有人为的操蛋事情,一定不能容忍,这些将就或怯懦,可能影响的是整个团队,甚至公司、行业。

再重要的角色,在职业生涯里能做多久不苟且的事情,能有多少次当仍不让的机会?输,又有什么屁大的事情咧?

以此记录,留给以后自己还看得起的自己。

The Lines shocked young kid like me in 《Good Will Hunting》

Sean Maguire(Robin Williams):

So if I asked you about art, you’d probably give me the skinny on every art book ever written. Michelangelo, you know a lot about him. Life’s work, political aspirations, him and the pope, sexual orientations, the whole works, right? But I’ll bet you can’t tell me what it smells like in the Sistine Chapel. You’ve never actually stood there and looked up at that beautiful ceiling; seen that. If I ask you about women, you’d probably give me a syllabus about your personal favorites. You may have even been laid a few times. But you can’t tell me what it feels like to wake up next to a woman and feel truly happy. You’re a tough kid. And I’d ask you about war, you’d probably throw Shakespeare at me, right, “once more unto the breach dear friends.” But you’ve never been near one. You’ve never held your best friend’s head in your lap, watch him gasp his last breath looking to you for help. I’d ask you about love, you’d probably quote me a sonnet. But you’ve never looked at a woman and been totally vulnerable. Known someone that could level you with her eyes, feeling like God put an angel on earth just for you. Who could rescue you from the depths of hell. And you wouldn’t know what it’s like to be her angel, to have that love for her, be there forever, through anything, through cancer. And you wouldn’t know about sleeping sitting up in the hospital room for two months, holding her hand, because the doctors could see in your eyes, that the terms “visiting hours” don’t apply to you. You don’t know about real loss, ’cause it only occurs when you’ve loved something more than you love yourself. And I doubt you’ve ever dared to love anybody that much. And look at you… I don’t see an intelligent, confident man… I see a cocky, scared shitless kid. But you’re a genius Will. No one denies that. No one could possibly understand the depths of you. But you presume to know everything about me because you saw a painting of mine, and you ripped my fucking life apart. You’re an orphan right?

You think I know the first thing about how hard your life has been, how you feel, who you are, because I read Oliver Twist? Does that encapsulate you? Personally… I don’t give a shit about all that, because you know what, I can’t learn anything from you, I can’t read in some fuckin’ book. Unless you want to talk about you, who you are. Then I’m fascinated. I’m in. But you don’t want to do that do you sport? You’re terrified of what you might say. Your move, chief.

我家电影墙

昨天晚上和 @isabel 叮叮当当敲了挺久(期间还被楼下大叔以为装修来”维权”),终于搞定这面俩人都很热衷的电影墙。海报都取了些蛮通俗的俩人评分都在4分+的片子(由于是家里挂的,所以不选主题悬疑或批判消极的片子、不选Isabel那些冷门的文艺片)。图中22部各位应该都看过的吧?很有闲而且有兴趣的筒子,可以在下面依次列下电影名字。

Bourne和Isabel的电影墙

Bourne和Isabel的电影墙

Jack Nicholson – 杰克·尼科尔森 湖人头号球迷的资料简介

jack-nicholson

jack-nicholson

大爱Jack Nicholson有两个原因,一是大学时认识他因为那部完美演绎的电影《飞跃疯人院》;二是他是我湖最铁杆的粉丝,甚至可以说是几十年来Staples Center的场边吉祥物/助理教练/卧底…

由于每次都要看LA的赛后图片报道,好奇的查阅了他完整的人生经历,还真是更加的让人折服。于是在Emule里加了几部他出演过的经典电影,五一期间看是否可以有时间kill掉。

About Jack Nicholson:

杰克·尼科尔森是美国影坛上最富有个性的演员,他饰演的角色总显得那么疲倦、邪恶,甚至叛逆不羁;但又是那么凝重、丰满和耐人寻味。在他1980年拍摄的恐怖片《闪灵》(“The Shining”)中,他饰演的鬼魂缠身的作家杰克·多伦斯那张阴森恐怖的脸是如此传神,以至于让人觉得那股森森的鬼气是他与生俱来的;而在1997年的影片《尽善尽美》(“As Good As It Gets”)中,他又惟妙惟肖地饰演了一位从性格孤僻、乖张到仁慈善良的老头。尼克尔逊这个实力派巨星凭着其老辣的演技,在好莱坞引领风骚近三十年。自1969年因影片《逍遥骑士》(“Easy Rider”)获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至今,他已先后12次获奥斯卡奖提名(7次男主角、4次男配角),三次捧得金像奖(1976年和1998年二次获得奥斯卡奖最佳男演员,1984年获奥斯卡奖最佳男配角),是奥斯卡奖历史上获提名最多的男演员,堪称”奥斯卡之王”。1994年美国电影学院鉴于他对表演艺术的贡献,向他颁发了终身成就奖。1997年《帝国》杂志将他列入”当代100名杰出影星”,排名第六。

杰克·尼科尔森1937年4月22日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的内普丘思(Neptune,NJ)。父亲嗜酒成性,后弃家出走,尼克尔逊是由外祖母抚养长大。说起来,他也是到了自己37岁时才搞清自己的身世。之前,他一直以为外祖父约翰·尼科尔森(John Nicholson)是他的父亲;他的做美容师的外祖母埃斯尔·梅·尼科尔森(Ethel May Nicholson)就是他的母亲;而他真正的母亲琼·尼科尔森(June Nicholson),他一直以为是他的姐姐。1974年,《时代杂志》8月12日刊登了他的明星传记后,杰克·尼科尔森才知道了真相。   … Read More

这俩人不要太像哦。

最近正看《LIE TO ME》,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这种较为浅显的剧情,最开始很大的原因是出于对Tim Roth的大爱,与《海上钢琴师》里那个自信但忧郁十足对船外世界心悸的男人不同,本剧里的他自信而睿智,当然也可以称为自负而尖锐。另外看本剧时本狼最大的精神分裂处在于看到这个女主角时,就非常直觉的想到越狱里的Mahone,一开始我还跟Isabel说他俩不是父女就是兄妹,尤其说话时的表情,太TM的像了,有同感的请顶。

Kelli Renee Williams VS William Fichtner

Kelli Renee Williams VS William Fichtner

《老友记》电影版要来了…

据英国一家媒体报道,《老友记》在剧集完结5年后终于将电影版的拍摄提上了日程,并且将采用全部的原班人马。

在《老友记》中扮演Gunther–Central Perk咖啡厅服务员的演员James Michael Tyler昨天向英国这家媒体爆料说,“《老友记》的电影版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一定要拍了!我还和大部分的剧组人员有联系,他们也很期待这次重逢。我个人是毫无疑问的会参加电影的拍摄的。从04年剧集完结开始,我就期待着电影版的拍摄,5年过去了,我很激动能再和他们一起拍戏。我只希望电影能和电视剧一样的好。”

James Michael Tyler在《老友记》中客串过131集,他的戏份不轻,闹的笑话也不少。在剧集完结后,James没有再拍更多的电影或者电视,而是去了伦敦SOHO区开了一家叫”Central Perk” 的咖啡厅,可见他对《老友记》感情之深。

据Tyler说,剧组和华纳兄弟受到了《欲望都市》电影版超过4亿美金票房的影响,非常想拍一部《老友记》的电影版,他们相信《老友记》的电影版会更成功。

据称,为了拍摄一部完美的《老友记》电影版,华纳兄弟不惜花重金首先要请回六位主要演员:詹妮弗·安妮斯顿,科特妮·考克斯,莉莎·库卓,马修·派瑞,大卫·休默,马特·理勃兰,然后再动用一切力量请回剧集主创David Crane和Marta Kauffman。更有消息称,两位主创其实已经签约华纳开始建组,写剧本了。

关于《老友记》电影版的新闻也不只一次了,不过每次都是让影迷们失望而归,最近的一次是去年春天,也有报道宣称《老友记》要拍电影版了,但是却被大卫·休默肯定的否认了。

不过如果James的消息是真的话,我们就将在2011年看到40岁的Rachel,45岁的莫妮卡,46岁的Pheobe,42岁的Joey,40岁的Chandler,42岁的Ross再次聚首了。

5年过去,几位演员已经年近半百了,有消息称,如果延续《老友记》本身的故事线路来创作必然是非常困难的,毕竟他们已经不是20,30岁的人了。

42岁的Joey还能是情场杀手吗?40的Chandler还是满嘴笑话?Ross和Rachel是Happily ever after了还是继续分分和和?

请继续关注进一步关于《老友记》电影版的消息。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