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把域名从万网转移到name.com

在之前我有两句忠告:
1、不要在国内域名服务商这里买域名;
2、如果已经买了,有闲心的时候尽早转移吧。

2007年01月10日,上午 09:54:02无知的我找万网某代理注册了这个.name域名,之前有过几个.com和.cn和.org域名,也都是在新网和万网。
杯具1:小代理商倒闭,域名找不到人续费,费了牛劲人肉搜到了这家代理的上级代理,续上了;
杯具2:无法修改DNS,这基本功能都无法提供?据说万网注册的.name域名都这个德性;
杯具3:域名迁出麻烦无比(详见下文);
杯具4:随时可能被和谐,该懂的人你们都懂。

迁出过程很麻烦,所以一直拖到最近才操作。
第一步,需要找代理商(如果没有代理商直接找万网)打招呼,说要迁移,问好流程及要准备的东西;
第二步,需要填写万网的《万网国际域名转移注册服务机构申请表》并打印、签字,还得扫描身份证在这页纸上,然后一起邮寄给代理(如果没有代理商直接找万网);
第三步,代理将申请表邮寄给万网后,会收到万网的确认邮件,给了个tranfer code;
第四步,去name.com用这个code提交transfer申请(或其他注册商,要说明的是,.name这种域名太冷门和没前景,Godaddy已经不提供服务了);
第五步,等待name.com处理,好像一共五步吧,这个地址可以刷新查看进度,也可以进后台找Domain Transfer Management查看,等了N天后,收到万网的提醒邮件,提示如果允许迁移则不要回复,继续等待几天,如果不要迁移,要如何如何。
第六步,转移成功。name.com会沿用万网时的DNS,whois信息则已经改为name.com的资料。需要修改或设置DNS等可以再进name.com自行修改。

前前后后大概共计3-4周时间。

孙波的2010

去年写《狼王的2009:与青春道别,与时光和解。》时,心里还存着对诸多离别的怀念,也存在着对漂泊后所得的珍惜吧。昨天Isabel已经在失眠的下半夜写好了年终总结,2010,似乎我也必须写下这对我来说很不平凡的一年。

1. 2010大事记:

1.1  儿子Marco出生。

7月14日中午11:35分,Marco被闵妇幼中心产科医生的一巴掌拍出了他的第一声啼哭。之后几个月来他得到了全家人的宠爱和赞扬,有超爱他并为他一切吃的玩的穿的都准备的充分且有品位的妈妈,有对他耐心到让家人甚至自己都惊讶的老爸。当然,他自己健康活泼,可爱欢乐,魅力四射,为全家带来的欢乐和爱更是无以形容的。

Smiling Marco Sun

1.2  八月份离开5173.com,加入携程旅行网。

在陆续进入5173这家民营和专制味道很浓重的企业的“大公司空降兵”中,我应该是最后一个决定离开的,我对公司和人都没什么抱怨,在这里我得到了我需要的提升,也一定程度的历练了自己(懂的入)。至今我仍希望他们可以成功上市,希望曾经Team的PM们可以有更好的2011年(我知道希望更人性化和专业化在短期来看是不可能的事)。

选择加入携程,只是在1-2天内做的决定。两个原因一直让我推搪着来携程面试,一是如果加入我需要一定方向偏离我的职业规划,需要从产品部Manager转型到市场部Manager(虽然我也Online Marketing出身,但跟我原本对未来几年的规划不符);二是当时我已经拿到了上海另一家我很看好的公司的Offer。不过感谢执着和我联系数次的HR-Keith,最终安排了2个小时让我连续面完三个大Boss,也说服了我选择加入Ctrip。

1.3  定居上海。

写某篇日志时,有哥们回复说我终于实现了“四子到位”,和妻子在3月份终于入住了上海的新家,7月有了宝贝儿子,9月份入手新车子,加上8月份入职Ctrip,近期来看是必然要定居在上海了。唯一遗憾的是由于都是北方人,我和Isabel在上海都没有太多老朋友,只能逐渐结交了。不过在接到某司HR可以入职欧洲或USA的诱惑时,还是心动了下。可以在欧洲生活一段时间以及可以全球商务旅行,确实是很对我兴趣的诱惑。2010年由于Marco的横空出世,喜欢旅行的我只是出差去了次厦门和北京。希望在Ctrip的时间里,与Isabel开始我们的环球旅行。

2、2010人物记

2.1  Isabel

2010年最感动孙波人物非Isabel莫属。如果对之前的Isabel的“不浪漫会死”“大小姐脾气”我还有所怨言,2010年她可以说让我刮目相看了。曾经对我说过的那句“我最自豪的是我一直以来全身心的只爱你”在这样的一个浮躁的社会背景下让我记忆颇深,她的闺密曾问我有如此挚爱自己的老婆是否压力很大,哥表示totally没有压力,幸福之外还被纯真完美的她改变了很多我的坏习惯。

有了儿子之后Isabel慈爱和善良的一面完全“暴露”了出来,总是有热情在为Marco做这做那,总是有耐心对有时候会淘气的Marco。对大家庭关系的态度和思维也逐渐成熟不再孩子气。

2.2  父母、岳父母

有了儿子之后虽然跟父母接触不够多,但心里经常会联想到很多小时候的教育和引导,“不养儿不知父母心”的古话说的一点不假。而且在看着身边朋友、同学的父母之时,更多感慨自己父母的无私和伟大。

岳父母的联系在今年忽然变得多了起来,虽然不是亲生父母,生活的见解和节奏也并非完全一致,但心里还是很感谢岳母在今年对Isabel和Marco的照顾,虽然偶尔我会嫉妒Marco更多的对姥姥绽放笑容,但我知道那是他真心的表达。

2.3  Boss、同事、朋友。

离开5173时,有个重要原因是 GM 徐颖奇 被离奇调职,虽然刚进公司时很不习惯徐总的做事风格,但接触下来觉得5173没了他真的是不会有今天。我从他身上学到了某些难得的品质,也逐渐得到了他工作中的肯定和支持。祝福他的新业务一切顺利。Director王丁则是很对口味的好友,都是互联网的Geeker+实况玩家,离开时也很不舍。

加入Ctrip后,Boss的风格更加“美式”,导师Gordon是香港人(还有10几年在南非生活),直接Boss Tracy是资深美国背景的海归,VP们也大多是有海外背景。Tracy和Gordon人都是那种很NICE但自己务实而严谨的作风影响着下面员工的工作思维,相对来说对对互联网和商业也更加专业。除了工作作风的传承之外,Boss们的生活观念也都让我有学习借鉴之处。这样的环境工作,还是很有被带动起阿里时那种责任心和激情。

对于5173我更留恋的是原来的核心产品部的团队,不能说是推心置腹但大多都彼此坦诚相待,工作虽有很多被动受气之处但团队气氛还是蛮开心向上;另外一直相伴同行的哥们Raymond去了安居客做PM,丫还是保存着那份文人的清高和对PM专业、篮球的追求,希望安居客早日上市让他暴富;刻薄男Ray也买了房子并入职了SDO,声称找到了跟自己理想一致的项目而奋斗,希望他可以有一天对我吹嘘他如何实现了理想…

阿里时核心产品部的那些死党则很多跟随初明去了深圳,为新的事业打拼。希望有侠义心肠的初明可以带着这些追随他的男人有一天实现理想。

加入携程后逐渐和 康康 SAM等成为无话不说的死党,逐渐认识了更多新同事的同时,工作之余的话题从以前的腐败、足球、篮球等也很快变为了投资、移民、车子… 还有点最大的不同是现在频繁需要看英语邮件和开英语会议,我那忘却许久的英语已经顷刻间捉襟见肘。

生活中的死党则各自在自己或他人的城市拼搏,Shb不能住自己家在烟台最中心的豪装住宅,却在北京的廉租房和杂乱的Office里过着历练自己的日子,值得欣喜的是他终于有了确定的女友(我从没想到他会和娱乐圈的MM有交集),希望他的奋斗和追求都在2011更进一步;Sw离开了一份他还算喜欢的工作为了年迈的父母回到了大连,众人都疏忽了他存在与哪里的时候,我更多的会惦记起他,也回想到曾经一起上课游戏混日子的时光,也偶尔会真心佩服他率直的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性格,不被这个激进的社会所触动;Ssb和GF来到了世博会,我和Isabel“为了他”去了那个喧闹浮华的离我尽在咫尺的世博会,大庆并不轻松的工作让这个阔少爷多了很多沧桑,时隔多年我在陌生的城市忽然看到他那张宽大的老脸时竟然很想大哭几声,我们都再也回不去了;我最疼爱的一个妹妹大学毕业前没离开过烟台小城,刚毕业就独自选择去新加坡的工厂工作,两年后才能回国,希望天性乐观的她在南国坚强而快乐……

3. 我怀念的:

3.1  记录

2010,只写过55篇Blog;
2010,发过大概2800条微博(未去重)
2010,看过73部电影;
2010,按过 次快门(数据代取);
2010,开过3200KM汽车;
……

3.2  念想

我独自开车或睡不着时会莫名的怀念起很多场景,过完这个冬季不知道他们是否都一如往昔。这里琐碎的罗列下,以后有充足的时间时搞不好会挨个再去一次。
烟台老文化宫的小吃一条街(这个是真回不去了,不知道拆迁到了哪里,很多老同学都试图回去买那经典的烤鸡架未果);
烟台三中的那片篮球场及球场旁味道很劲的大厕所;
爸曾经载着我和妈翻过车的小山坡顶;
奶奶家老房子的小炕;
弟弟家房前那片我们曾经每天傍晚玩蛋子的泥土地…

大连宽阔的希望广场那无人使用的高楼以及406始发站;
奥林匹克那门口无数黄牛高喊“五块”“十块”的体育场(这个也回不去了,大连队已经沦落到金州去了);
大工19舍身后破烂的篮球场;
大工西门有深厚底蕴的的“文化”贴墙;
新新园路边飘香的过桥米线店(Isabel估计更怀念);
中山广场国际金融大厦和锦联大厦之间那条忙碌的小路;

杭州华星路那条小路上门口地砖已经松动的牌匾都没有的拌面店;
大塘新村进门第三排的杂货铺以及常年在店里算帐的白皙憨厚有智力缺陷的见到我就要开始“姚明”“火箭”的名叫刘奇的大男孩;
每天飞汗如雨骑自行车载着Isabel经过的文三路;

金华的保集名流俱乐部游泳馆里的深水区;
李渔路近八一南街的味园快餐
……

4. 2011及以后:

4.1  工作

对Online Marketing的全局规划和掌控能力的提升;
计划中的6sigma项目和1级项目的实现;
更深业内合作的推动;
英语对话流利、写作基本不借助辞典;

4.2  生活

与Isabel完成西班牙或日本的自助游;
享受Marco的成长,并为他做一切可以做的事;
回一次烟台,回一次临江,回一次杭州,回一次厦门,回一次北京;
协助Isabel拿到新的理想工作,协助Isabel拿到驾照;
入手一个Gphone;
读完10本书

SOHO3911休闲街 – 偷得浮生半日闲

有了Baby之后,@Isabel 同学基本都是每日在家带 @Marco,上周五某个老板引见了这个非常隐蔽的地儿“SOHO 3911”(在虹梅路某条小胡同里),去了两次之后这里的几家店几乎都是外国友人在这里吃饭。环境是非常赞的,我们吃的这家Tex-Mex菜也蛮够味。

某个店家的外墙

某个店家的外墙

围栏上的小花儿

围栏上的小花儿

Tex-Mex口味

Tex-Mex口味

享受阳光

享受阳光

《SEO实战密码》 – Zac 昝辉

很早得知Zac在写一本SEO的新书《SEO实战密码》,一直很期待,上周终于收到Zac寄来的尚未正式发售的三本,得以先行拜读。更值得欣喜的是这三本《SEO实战密码》还都有Zac的亲笔签名(见下图)。

Zac-昝辉,是中国最早正式进入SEO领域的元老之一:
>>> 他与Robin等人一起创办“点石互动”,成为当时中国seoer的最大集散地;
>>> 他的个人博客“搜索引擎优化SEO每天一贴”相信长期存在于每位中国seoer的IE收藏夹或rss订阅列表中;
>>> 他在各大IT资讯及分享站点都有个人专栏传播SEO知识;
>>> 他经常代表seoer与Matt Cutts(Google spam小组负责人)等搜索引擎厂商直接对话;
>>> 他参与组织中国SEM业界的主要几类交流会议…

总的说来,Zac不仅自己一直致力于SEO/SEM领域的研究和实践,而且他为中国更多更广泛的seoer提供了正确的学习导向和深远的影响,这也是Matt Cutts在为Zac写的序中提到的一点。另外从我这两天经历的三件事来看下Zac的影响力有多大:

>>>我从公司前台拿到Zac的快递后很欢喜,一路边翻看边回座位,没想到还没走到座位,三本书已经全部同事“野蛮”的抢去拜读(有两本还至今没还给我,下周再不给我我可能要通过法律手段去索要了…);
>>>我在微博提到Zac的新书,当天下午就有N多人转播并询问如何得到我手里的签名版以及何时正式发售;
>>>有一个Zac的狂热粉丝(上海浦东,22岁孙姓男青年)每天发给我几十条消息(这里我压住不爽不去抱怨他每天数次给我发送窗口抖动带来的烦躁)希望我无论如何能“卖”给他Zac签过名的一本…

等整体看完再详细评价下Zac书的内容,我目前的感觉是:1、有史以来最全面的SEO书籍;2、表述清晰透彻,其中附有大量的页面截图及代码范例,非常利于读者的理解; 3、授之以渔,全书引导读者逐渐形成正确的分析思路和精准的数据概念。

孙波推荐SEO业界的新人和已入门seoer熟读此书,推荐seo老人和专家珍藏此书。

Zac新书-SEO实战密码

Zac新书-SEO实战密码

Zac的亲笔签名

Zac的亲笔签名(键盘和触屏取代了笔的如今,这字儿算很赞了吧)

我家电影墙

昨天晚上和 @isabel 叮叮当当敲了挺久(期间还被楼下大叔以为装修来”维权”),终于搞定这面俩人都很热衷的电影墙。海报都取了些蛮通俗的俩人评分都在4分+的片子(由于是家里挂的,所以不选主题悬疑或批判消极的片子、不选Isabel那些冷门的文艺片)。图中22部各位应该都看过的吧?很有闲而且有兴趣的筒子,可以在下面依次列下电影名字。

Bourne和Isabel的电影墙

Bourne和Isabel的电影墙

Our Anniversary Day

今天是我和 @isabel 结婚一周年纪念日,我还是有所准备的,不过我的三件礼物都过于物质了点:Coach的包包、ESpirit的皮衣、Swarovski的坠饰。我说男人就不需要礼物了吧,显得矫情。

今天早上我拎着笔记本包觉得比平时要多了些东西了,@isabel 说给你放了花生小将下午当点心,我也没想啥就放进车里了,到了公司打开一看,原来是处心积虑准备了惊喜给我啊。

相比我的物质流,@isabel 则有内涵和有爱的多。她用我以前买给过她的一本scrap album做了个我们相识到相爱的爱情日志,剪贴的照片为主,还有些有纪念价值的火车票、演唱会门票等…感动的我一大早上无比感性。

love-story ablum

love-story ablum

There is no “Y” in happiness, there is “I”.

记得Will Smith在《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 当幸福来敲门》中讲到自己生命中的不同阶段,最惨白的他的那一长段时,他纠正过托儿所的华人老太:There is no “Y” in happiness, there is “I”.

之后,他逐步走出低谷,并给儿子带来稳定喜悦的生活,他说”This part of my life…this little part…is called ‘happiness’ ”。而找到新的工作定位并努力得到认可、每天拥抱着可爱无敌的儿子、可以开车带着一家人寻找美食和快乐的这一个阶段,我也逐渐明确这样的part of my life must be called happiness.

Marco 3个月

Marco 3个月

Marco and Daddy

Marco and Daddy

Marco and Daddy 2

Marco and Daddy 2

Marco in bed

Marco in bed

Loving Driving

Loving Driving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