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去年11月份在浙大紫金港校区那次脚踝撕脱性骨折后,我没有再正式的打过篮球了,那次空中落地时踩在初明脚上”咔嚓”的一声脆响和随之而来的剧痛,在随后”残废”的几个月里,也常在我的念想里,甚至有次梦到那瞬间而惊醒。太爱一项运动就怕失去它,对于喜欢跳跃的篮球运动员们来说,脚踝、膝盖,都是最最娇贵的部位。

我也会经常假想自己曾在对editing的比赛中伤愈复出,如何正面单打,如何和队友配合,如何欢呼庆祝…可是至今脚踝还未痊愈,我还是只能恢复性的开始训练,而且数周后再次开始打球,也不会再那么狂放的突破和起跳了,做个好的投手,好的控卫就好,因为正如老爸所说:我的脚踝不只是我一个人的…

和阿里巴巴的同事们一起打球也有一年多了,每个人的特点都有所了解,我也曾因8F还有篮球堂这么个组织而庆幸,大学时的球友们都已经天南地北。我们部门的阵容也算是超级豪华了,强力且技术型的大前锋初明;硬朗且体质好的SG维营;防守和篮板悍将刘文;有视野有意识且射术精准的控卫僧同学;没残废之前还能突能投的我…可惜再能一起打球的机会,应该不会再有了。今天僧同学开始写篮球堂的人物志,我有幸成了第一个人物…引用过来(我曾经有个想法就是在自家篮球场里跟儿子一对一斗牛,教他每一个动作…如果我的爆发力和弹跳坚持不到十几年后的那一天了,我只能拿出曾经的照片和僧同学的这篇日志,告诉他:你爹曾经是这么打球的…)

狼王德鲁伊

身高:178cm
体重:72kg
位置:3号位
类型:伊格达拉(76人)
岗位:产品经理

狼王除了篮球也爱实况,另外跟我之间还有一些男人的秘密,要知道我能找到符合这三个条件的人的概率基本等于在西斗门红灯区遇到Jacky Ma,不过有时世界就是这么小。第一次认识狼王就是在球场上,2007年Q4,他穿着火箭的队服,以逼真的假动作和出色的爆发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此之前,八楼篮球堂最为薄弱的就是3号位,而狼王的出现无疑给我们注入了一管强心剂:灵活的脚步,稳定的中投,压迫性的防守,也让团队整体的球风变得强悍有加。

狼王最擅长的是在两个45度角持球,佯投实突,然后在篮下再次佯投,骗过防守者中投或者打板。只要篮下留出足够空间,以他的身高和速度,基本无人可以防住。他在防守端的作用也很明显,身高臂长,又特别喜欢追人盖帽,有些像最初小叶和大圣合二为一。但是狼王的缺点也很明显,比较容易急躁,特别是在手感不佳的时候;另外像每个擅长室外场地的球员刚开始在体育馆打球一样,他不习惯杭大光滑的地板和昏暗的灯光,这让突破过人的脚步显得不是那么连贯,很显然狼王并没有将这里作为主场,他更喜欢在周末喊我们在室外比赛。很不幸,狼王所钟爱的室外场地并没有就因此垂青这个脆弱的男人,我印象中他的两次重伤都发生在室外,一次是在美院被打破下巴,一次是在紫金港扭伤脚踝。特别是后者,还有他刚刚求婚成功的伊莎贝尔公主,联合商量之后基本给他判了死缓,于是在1月与商机发展部门的激烈对抗中他只能以教练的身份在场边指挥,幸好那场我们最终险胜,给狼王的首次执教画上圆满的句号。

狼王其实仅仅参加了一期长包活动,再算上重外轻内的心态和脆弱的玻璃身体,在八楼篮球堂基本算是昙花一现。之所以将其第一个写下,是因为刚刚知道他即将离职,就像永生一样,这些男人在面对追寻梦想的选择时特别果断,可能是身体里流动的血液生来注定的不安分吧。

和狼王共事一年多时间,除了篮球还有工作,除了工作还有实况,除了实况还有其它…离别之际,好像有很多想说的,再想想也没什么特别要说的,可能是看淡聚散,可能是生性太懒,祝福的话就不在这里提起,关于篮球还是那六个字:

无兄弟,不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