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土人。

我一直很土,我追求的东西都很简单,原则是确实对我有用。
.我高中之前每天都需要打篮球,但只穿双星和回力的鞋,好容易穿了一双李宁,还是一个朋友送的,直到我大学毕业后才第一次穿上NIKE,因为新玛特在打折,如今穿Air Jordan了,是因为我其他的鞋保护不了我脆弱的脚踝;
.我一直没有IPOD或者MP3(似乎大家都人手一台),因为我不是很喜欢听歌,对歌的需求没有那么重,而且我觉得没必要在路上听会影响我听马路上的声音,我只需要晚上搞代码时偶尔听听就好,所以我唱K时都是听众,其实他们唱的我也不爱听(唱的确实也不咋的);
.我在大学时替同学装过上百台电脑,从没有超过5K块钱的,因为那些所谓的高价货,都实际称不上它的价值;
.我穿着也很简单,除了最近到了一个必须穿正装的公司,我之前只是牛仔裤和休闲装,而且都是淘宝买的,我觉得不比奢侈店的难看啊。我也常看某些很有米的网友(些许还是名人)晒自己的账单啊购物清单啊,买的东西在我看来应该不如我的价值高。

我能确认的一点是,我不是仇富,生活在江浙有钱人确实很多,有钱人也并非都是此作风。只是觉得,花钱愿意买那么贵的牌子,玩意儿,除了装X,把心底里的自卑靠挥金如土来掩饰,没别的原因。

下文是从“flow with the life”看到的,转一下,觉得非常赞同。难道真的有米就应该这么花的吗?

ZZ:上个月在北京和老王吃饭, 在京城俱乐部吃的。服务员给我们加冰水, 用的都是依云, 直接拿了瓶装的依云往杯子里倒的, 喝掉了加, 再喝再加。京城俱乐部似乎是一个比较高级的地方, 我穿了牛仔裤去还给我围了个围裙才让我进去。所以估计用依云也是为了配合其定位。

依云嘛, 贵就一个字。一般超市里, 小小瓶的十几块, 小瓶的二十几, 大瓶一升的四五十都有的。要是在宾馆房间里, 大瓶的能标价八十。谈到依云, 电视里报纸上, 也都是狠狠的吹, 说什么埃维昂当地水质如何如何, 含什么什么矿物质, 基本上就是在讲某种仙水了。

事实证明, 依云是又一个大泡泡, 被一群别有用心的人和一大批无知且喜欢装B的人吹出来的大泡泡, 和哈根达斯属于同一类, 是老牌帝国主义用来愚弄中国人民的, 在他们国家司空见惯的家常货, 搬来中国就变成高档货了。类似身价徒增的还有以前的皮尔卡丹。

真相是: 依云就是法国当地的农夫山泉。无论是在地铁里的小店, 依云基本都是最便宜的饮料, 比果汁和碳酸饮料都便宜。随便拐进一家中小型超市, 货架上1升的依云, 都只要不到1欧元。最便宜的一个地方, 只要0.49欧, 折合人民币4元5角。

等以后中国强盛了, 等人民币取代了美元和欧元, 我们也把农夫山泉运到法国, 也狠狠的吹一通, 让法国人民知道一下千岛湖的水有多好, 然后每瓶农夫山泉卖他个八块十块欧元, 顺便再装点在铝罐子里, 名曰农夫山泉喷雾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