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 Archives: 记忆

那一年,那每一堂课。

一小时前,我和太太、老妈在吃着晚饭,儿子Marco悄悄的爬上了书架,翻箱倒柜的抽出来很多相册,主要是我和太太分别在高中和大学时代的照片,我和太太共同翻看了一遍感慨的一塌糊涂。这张照片尤其让我怀念,那年烟台三中的一个气质脱俗的语文老师(李丽芳老师),以及那每堂课的场景和氛围。(感谢背景王玉伟同学)

那年的语文老师

那年的语文老师

忽然很想念大连

今天开了一次我进阿里以来自己压力最大的一个会议,是关于前段时间项目过多没有兼顾好的一个项目,由于项目初期我的沟通不到位,运营部门的操作也存在很大的问题,当大家问我数据和总结的时候,确实需要鼓起勇气去做出分析和解释。相比于其他立竿见影让我小有成就感的项目来说,这次确实是我第一次感到为难,不过还是尽力去解决问题,争取下月取得圆满的效果吧,我想也没有哪个敢说我做的项目都是没有缺陷没失败过的。

跟以前的同事聊天,忽然很想念大连,想在每个冬天去滑雪,想在每个夏天去棒棰岛游泳…想念九头鸟的干锅大头菜,想念大工北山B区的稻花香…

huaxue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鲁迅

元旦我想和Isabel去绍兴游玩,看一看鲁迅的故居、三味书屋、周总理的故居,先回顾一下这篇所有读过书的人都记得的文章。 我深深的记得我曾经熟练的背诵的那段写百草园的描写,也记得读过这篇文章后我曾经在我家的房顶上用短棒支起竹筛来,下面撒些秕谷,自己躲起来拉着绳子等鸟雀下来啄食…不过我一直没有等到,因为北方的冬天是没有多少鸟的…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 鲁迅

    我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相传叫作百草园。现在是早已并屋子一起卖给朱文公的子孙了,连那最末次的相见也已经隔了七八年,其中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但那时却是我的乐园。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开断砖来,有时会遇见蜈蚣;还有斑蝥,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便会拍的一声,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缠络着,木莲有莲房一般的果实,何首乌有拥肿的根。有人说,何首乌根是有象人形的,吃了便可以成仙,我于是常常拔它起来,牵连不断地拔起来,也曾因此弄坏了泥墙,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一块根象人样。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象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椹要好得远。
… Read More

close